contact
?
經典案例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 正文

間歇性精神病人的訴權保障


發布時間:2018-01-25 12:21:52

  王海虹 袁 冰 張元元

    【案情回放】

    2016年10月18日,被告人賈某到被害人胡某、鄭某等人的暫住地,采用壓力鉗剪斷大門掛鎖等手段進入屋內,盜取現金、雙肩包、行李箱等物品。被告人當日采用相同的手段連續實施四起盜竊,在實施最后一起盜竊行為尚未竊得財物時,當場被抓獲。

    本案被告人賈某的家人反映,賈某精神不正常。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意見表明,賈某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癥,實施違法行為時無精神病性癥狀導致的辨認、控制能力障礙,評為完全刑事責任能力。賈某理解其在訴訟活動中的地位,知道面臨的處罰,承認行為錯誤,愿意接受懲處,知道律師的作用,能替自己辯解,具有受審能力。一審期間,賈某及其家屬沒有為其聘請辯護人。法院亦沒有為賈某指定辯護人,因賈某對指控的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均沒有異議且簽字具結,一審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此案。

    一審法院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賈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罰金人民幣二千元。一審判決后,賈某未提出上訴,檢察院提出抗訴,認為一審判決在量刑時遺漏了一審判決之前尚未執行完畢的剝奪政治權利。二審法院為賈某指定了辯護人,經審理,依法改判被告人賈某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罰金人民幣二千元,與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剝奪政治權利的刑期合并執行。

    【不同觀點】

    本案中,被告人賈某雖然經司法鑒定為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并具有受審能力,但是鑒定意見同時載明賈某喪失部分辨認和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賈某及其家屬沒有為其聘請辯護人,一審法院也沒有為賈某指定辯護人并用速裁程序審理此案。整個過程對被告人訴權的保障是否到位?針對此問題存在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本案中被告人賈某經鑒定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和受審能力,被告人不屬于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不符合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應當指定辯護的情形,不需要對其在程序上予以特殊的保障,可以適用簡易程序或者速裁程序。

    第二種觀點認為,精神病人的刑事責任能力和受審能力的判斷權在鑒定機構,如果鑒定結論中有明確的表述,法院可以直接采用,如果鑒定結論沒有明確表述,可以要求鑒定機構做補充鑒定或者由法院來判斷。本案的鑒定意見對被告人刑事責任能力和受審能力的表述是清楚的,根據鑒定意見不需要為被告人提供程序保障,法院出于權利保障的角度也可以為其指定辯護人,本案可以適用簡易程序或者速裁程序。

    第三種觀點認為,鑒定意見只是認定被告人刑事責任能力和受審能力的證據之一,法院應綜合鑒定意見以及被告人在各個訴訟階段的表現來認定被告人的行為能力和受審能力。綜合被告人賈某的鑒定意見以及在訴訟過程中的行為表現,其存在因精神疾病導致審判時辨認、控制能力受限的可能性。因此,從全面保障其訴訟權利的角度來講,還是應當通知法律援助機構為其指定律師提供辯護,也不宜采用簡易程序或速裁程序審理。

    【法官回應】

    應全面保障受審能力不完全的間歇性精神病人權利

    在以往法院審理精神病人犯罪的案件中,往往單純依據司法鑒定機構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來認定被告人的刑事責任能力和受審能力,間歇性精神病人一旦被認定具有完全的刑事責任能力,在實體和程序上都不給予特殊的保障。實際上,法院在認定間歇性精神病人的受審能力時,不能完全依據鑒定意見而不考慮被告人的實際情況,而是應當綜合鑒定意見以及被告人在訴訟過程中的表現認定被告人的受審能力,對于受審能力不完全的間歇性精神病人,應全面保障其訴訟權利,為其指定辯護律師,采用普通程序審理。

    1.間歇性精神病人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不代表精神病人具有完全的受審能力

    被告人賈某被鑒定為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而非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一審法院也沒有因為賈某的精神狀況對其予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根據刑法第十八條第二款,間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可見賈某在本案中被視為間歇性精神病人。從目前的法律規定來看,刑法和刑事訴訟法將間歇性精神病人等同于正常人對待,不僅僅在承擔刑事責任方面與正常人等同,在刑事訴訟程序上也沒有給予其特殊的程序保障,對間歇性精神病人的受審能力問題有所忽略。

    筆者認為,間歇性精神病人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不代表精神病人具有完全的受審能力,理由在于:第一,刑事責任能力是指被告人對自己作案時行為的性質和結果的認知,是從實體的角度來認定,而受審能力則是被告人獨立參加刑事訴訟的能力,是從程序的角度來認定;第二,間歇性精神病人由于其精神問題是間斷性的、不連貫的,存在反復的可能性,其在作案時具有完全的刑事責任能力并不代表其具有完全的受審能力;第三,對刑事責任能力的判斷只是對其作案時的精神狀況做鑒定,但是對于受審能力的判斷應當是貫穿在整個訴訟過程當中。

    2.精神病人的受審能力應當綜合鑒定意見及訴訟過程中的表現由法院綜合認定

    刑事訴訟從偵查、起訴至審判是一個持續的訴訟過程,在這個期間精神病人的精神狀況可能會發生變化,做司法鑒定時被告人具有受審能力,不代表被告人在整個訴訟過程中都具有受審能力。鑒定意見只是判斷受審能力的證據材料之一,在不同的訴訟階段,不同的司法機關應當根據被告人的精神狀況來判斷其受審能力。在審判階段,法院不僅僅要對鑒定意見做出的資質、條件作出審查,還要結合被告人在之前訴訟階段的表現,并通過提訊等方式觀察被告人在審判階段的精神狀況,綜合判定被告人是否有獨立的受審能力。

    本案的被告人賈某,雖然鑒定意見表明其理解其在訴訟活動中的地位,知道面臨的處罰,承認行為錯誤,愿意接受懲處,知道律師的作用,能替自己辯解。但對其的鑒定意見中也記載,賈某在看守所關押期間出現時常抖被子,并表現自言自語,夜眠差,來回走動,曾被監護醫療所診斷為幻覺妄想狀態,鑒定檢查時情感反應不適切,知情意不協調,自知力欠缺。而且在庭審過程中,賈某在法庭上也表現出了重復回答問題、反應遲緩等情況,因此,綜合賈某的鑒定意見及在訴訟過程中的表現,其清楚表達自己的觀點、獨立為自己辯護的能力還是有缺陷的,存在無法獨立辨別、控制自己行為的可能性,因此其并不具有完全的受審能力。

    3.對于可能存在受審能力障礙的間歇性精神病人應當賦予程序上的訴權保障

    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只規定了對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要為其提供法律援助,同樣,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九條不適用簡易程序的情形中只在第一款規定了對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不適用簡易程序,這兩條中都不包括間歇性精神病人。雖然刑法上間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等同于一般人的犯罪,但并不代表間歇性精神病人不需要程序上的特殊保護。對于受審能力不完全的間歇性精神病人,由于其病情的不穩定性,其在訴訟中的自知力、辯解能力也存在不穩定性。筆者認為,在程序上可以將其等同于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來對待,對其予以一定的訴權保障。

    從加強對被告人的人權的司法保障角度來講,更應將間歇性精神病人納入應當指定辯護的范圍之內。2017年10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聯合出臺的《關于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的辦法》將指定辯護的范圍擴大到了所有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一審案件、二審案件、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審理的案件,即使是適用簡易程序、速裁程序審理的案件,也要通知法律援助機構派駐的值班律師為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從該規定來看,無論被告人的精神狀況、經濟狀況如何,都將能夠有專業的律師為其提供辯護,是對法律援助的普及化,那么相比之下,對于受審能力不完全的間歇性精神病人更應當納入指定辯護的范圍內。另外,對于間歇性精神病人的案件,在程序上也應當適用普通程序,而非簡易程序或者速裁程序。因為在有律師參加的情況下,適用普通程序能夠更加仔細的審理整個案件事實和證據,能夠更好地保障被告人的訴訟權利。

    (作者單位: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
Copyright ? 2017 - 2018 律店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一彩票苹果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彩经网 新型理财产品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十一选五河北走势图 佳永配资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网址多少 甘肃11选五中奖规则 新城控股股票怎么样 3d试机号后各路专家总汇 欢乐彩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