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
經典案例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 正文

民間借貸:案結“思”未了……


發布時間:2018-01-25 14:13:14

 章偉聰 顧 穎

    隨著我國市場經濟的迅速發展,人民收入水平日益提高,民間有了更多可供支配的閑散資金。與以往發生在熟人之間,以生活消費為主要目的,法律關系比較簡單的傳統民間借貸不同,如今法院受理的民間借貸糾紛,呈現出借貸主體多元、系列案件多發、職業傾向明顯、違法現象頻現等特點。人民法院如何處理好民間借貸糾紛,為市場發展提供支持和幫助?從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的一組案例,或可管窺一斑。

    “坐擁”三輛豪車的債務人

    2017年8月下旬的一天,長寧法院民一庭法官顧穎審理了這樣一起民間借貸案件——

    原告石峰起訴,要求被告傅莉歸還借款本金25萬元,并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支付逾期利息。法庭事實調查剛開始,石峰就申請變更訴訟請求,將還款金額從25萬元調整為23.5萬元。石峰說,三年前,他因出售房產有了幾百萬元資金,就做起了小額墊資生意。一個叫金銘的朋友做汽車銷售,經常要求他為買車的客戶提供墊資服務,兩人因此常有經濟往來。今年5月21日,金銘要他為傅莉墊資25萬元,由于數額比較大,他就去金銘的公司與傅莉見了面,簽完購車合同,當天就把25萬元轉給了傅莉。借款期限一個月,6月20日到期。6月21日,傅莉向他還款1.5萬元,他讓傅莉將這筆錢款轉給了他的債權人,所以調整訴請標的額。

    被告傅莉告訴法官,她因信用卡消費累計欠款四五十萬元沒有歸還,又不想讓家人知道,就找了小貸公司。小貸公司建議她買輛車出租,用租金還錢,就介紹她認識了金銘。而金銘建議她買三輛豪車,把其中一輛車賣掉還款,換取“時間差”,再將另兩輛車借給他人,用租金部分還車貸,部分還欠款。她聽從金銘的建議,一下買了三輛車,分別是瑪莎拉蒂、奧迪和英菲尼迪,總價200余萬元。為此,通過金銘找人墊資70余萬元,用于支付買車定金,其中包括石峰的25萬元。傅莉說,收到25萬元后,金銘讓她將其中的8萬元作為“預付利息”轉回給石峰,所以實際只借了17萬元,扣除石峰承認已經歸還的1.5萬元和通過金銘以支付寶轉賬方式歸還的3萬元,實際欠款為12.5萬元。

    庭審中,雙方對一些事實的說法明顯不同。如傅莉所說借款當日返還的“預付利息”8萬元,以及通過金銘以支付寶轉賬方式歸還的3萬元,石峰堅稱那兩筆款都是金銘對他的欠款,與傅莉沒有關系。又如6月21日傅莉轉給石峰的1.5萬元,石峰認可是還款,但傅莉卻說是利息,是為了延續借款期限,必須要給石峰的。雙方還分別指責對方欺騙自己。石峰說,傅莉“通過購車合同在外面一直借錢,感覺就是騙我錢?!备道蚋侵敝甘迮c金銘之間存在惡意串通,這筆借款就是詐騙。經法庭主持調解,雙方最終達成和解協議:傅莉返還石峰借款本金15.5萬元,雙方糾紛就此了結。

    ■法官點評

    民間借貸審判實踐中經常出現“職業放貸人”的身影,本案即為例證。原告的初衷是借款還信用卡欠賬,結果卻在“擁有”三輛豪車的同時負債累累。本案雖以調解結案,但原告尚有其他債務未了,整個案情不免讓人與“套路貸”產生聯想。

    還款額突然打了“38折”

    2016年4月1日,原告方劍起訴,要求被告袁渠歸還借款100萬元并支付相應利息。一個半月后,袁渠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方劍即撤訴。同年7月,方劍再次起訴。隨訴狀一起提交的關鍵證據沒有變,但訴請歸還的金額卻從100萬元驟降至38萬元,被告變成了袁渠的前妻趙芳。

    方劍稱,袁渠因房貸及信用卡消費欠銀行80余萬元,想找人貸款100萬元用于還款。去年3月,經某銀行員工介紹,袁渠與幾名放貸人有了接觸,又幾經輾轉遇到了方劍。3月19日,袁渠在方劍事先打印好的“借據”和“收據”上簽字捺印,借款100萬元,借期一個月。由于當天是周六,雙方決定周一轉賬付款,因此,簽署的借款、收款日期均為3月21日,還款日期為4月20日。

    3月21日,袁渠按約來到銀行,方劍帶了一名司機同來。袁渠按方劍的要求辦了借記卡,方劍通過微信把借記卡照片發給他人。5分鐘后,袁渠在ATM機上查詢,100萬元已經到賬。方劍要袁渠將100萬元提現,由他來幫袁渠還款。似乎方劍之前有過預約,不到半小時,100萬元現金裝入了方劍帶來的旅行袋。接著,方劍說去另一家銀行為袁渠還款。方劍獨自開車在前,袁渠拎著裝錢的旅行袋坐司機的車隨后。中途,方劍要袁渠坐到他的車上,說袁渠在另一家銀行也要辦張卡,等還款后把剩余的錢轉到這張卡里,袁渠因此還要寫一張收條。交代完這些,方劍讓袁渠把裝錢的旅行袋交給司機保管,兩輛車繼續前行,方劍與袁渠在前,司機與錢袋在后。

    到了另一家銀行門口,方劍與袁渠進去辦卡,司機帶著錢袋在外等候。在袁渠辦卡的同時,方劍也辦理了一筆取款業務。辦卡完畢,方劍拿走了袁渠剛到手的銀行卡,說他會把錢打到卡里的。走出銀行,袁渠發現司機的車不見了。方劍說先去他公司寫收條,明天會幫他還款的。但是,半道上方劍讓袁渠下車了。

    之后的日子里,種種跡象讓袁渠越來越覺得自己被騙了。起先,他還瞞著家人,后來壓力越來越大,3月29日。他在妻子趙芳的陪同下向警方報案。3月30日,為了不讓家人受牽連,袁渠與趙芳協議離婚。5月中旬,袁渠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方劍再次起訴后表示,考慮到被告孤兒寡母的境遇,自愿放棄部分債權。趙芳則堅稱袁渠并未取得借款,并申請對“借據”“收據”上袁渠的簽名及捺印進行司法鑒定。然而鑒定結論并未如趙芳所愿,“借據”“收據”上的簽名及指紋均為袁渠本人所簽及捺印形成。

    今年5月,長寧法院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趙芳應歸還方劍38萬元。法庭認為,被告抗辯袁渠未取得借款,但未能提供相應證據予以證明。袁渠借款之后,在借款期限尚未屆滿之前就和被告離婚,并放棄名下主要權益,承擔名下對外債務;被告在明知袁渠身負百萬債務的情況下簽署上述協議,兩人的行為有逃避債務之嫌。

    ■法官點評

    “職業放貸人”往往擁有大額資金調度能力,不僅直接出借資金,也常以公司名義向個人或企業放貸。在一些涉案標的額高達數十萬乃至數百萬元的案件中,作為出借人的原告往往是年齡不到25歲的外來人員。如本案原告,即出生于1991年12月。

 

?
Copyright ? 2017 - 2018 律店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一彩票苹果